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房产 > 二手房产|正文

方正县拆碑为什么“鬼头鬼脑” 评:欠全国人民说法

新浪新闻 2019-05-07 12:33:20

日军当年在东北屠杀中国人,1991年作家方军在日本采访侵华日军关东军老兵时,老兵送给他的照片。

侵华日军关东军和“开拓团”一起追杀我国东北反抗农民。

著名抗战作家方军在云南腾冲的日寇埋葬地。

抗战中被俘的国军娃娃兵。(本图摘自网友博客)

8月6日上午,据多家媒体证实,引发巨大争议的“日本开拓团”碑已被推倒,消息传来,网友们鸣鞭炮庆祝。

短短一周时间,“开拓团碑”悄无声息地立起,又绝无说法地拆去,50万人民币就这样打了水漂。面对影响如此巨大的公共事件,公共部门竟顾左右而言他,相关责任人神龙不见首尾,人们不禁怀疑:类似的荒唐,是不是将来还会发生?纳税人的钱,难道就这样白白浪费了?

“在整个事件中,本来有很多选择机会,可每次都选择了最坏的解决方案,所以蠢事一件接着一件。”著名抗战作家余戈表示。

耐人寻味的是,在整个事件过程中,各方表现不一,既有奋起“砸碑”的网友,又有左右派在网上的激烈对骂,更有公共知识分子的一片哑默,甚至还出现了“有爱就是娘”的高论……种种乱象,喻示着我们社会在多元化进程中,共识基础正发生着令人惊讶的松动,当爱国之情被简单等同于愤青、狭隘民族主义时,我们是否有必要进行更深刻地反省呢?

著名抗战作家方军表示,不论结果如何,这一事件都将成为一个里程碑,它将被载入史册,未来的20年,学者们将会不断提起这一事件。

中日情感底线很接近

对于“开拓团碑”的下场,方军表示不出意料,他阅读了近期日本媒体的相关报道,初期略有欣喜之情,对于结果,仅仅表示遗憾,并没因此感到受伤害。“日本是民主国家,已经习惯了不同意见,不习惯只有一个声音”。

“其实中日情感底线很接近,都有民族尊严的考量。”方军说,最典型的例证是,日本人从没给中国抗战将士建过纪念碑。网友们对“开拓团碑”表示愤怒,是最正常不过的情感,不应妄自菲薄。

对于批评意见,方军表示:首先,有人说“开拓团”成员也是受害者,应该宽容,如果这个逻辑成立,东条英机也可以算成“受害者”,那么当年为什么还要审判他呢?第二,在日本,确实有30多个“中国劳工受难碑”,但其中的潜台词依然是日本强大,才能让中国劳工受难,立碑体现的是自命为强者的高姿态,在抗战中,薛岳将军率领的部队共消灭了5万多日军,日本人为什么不给他立碑呢?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尊严,试想,腾冲‘倭 ’的碑文如果改成‘日军玉碎纪念碑’,我们能接受吗?”方军表示,在原则问题上,在情感底线上,我们不应动摇。

青年人应了解国家的历史

在过去20多年中,作家方军一直默默无闻地在收集抗战口述史,许多抗战老兵是他最早报道出来的,为此,他付出了艰苦的劳动,放弃了许多荣誉、地位与金钱。然而,在“开拓团碑”事件中,他却遭到了许多网友的辱骂。

“现在许多青年人,不了解国家和民族的历史,这很不好。”方军说,“骂我的网友,回去问问自己的爷爷奶奶,他们当年是怎么挺过来的?在日本人占领期间,他们敢骂日本人吗?在《四世同堂》中,中国警察带着鬼子兵到中国人家里搜查,一会儿工夫,警察出来,自己扇自己大嘴巴,为什么?日本人在里面强奸中国人,他却管不了。这是多大的苦难?这些事实,为什么我们就这样忘掉了?”

“开拓团”当年在中国为非作歹,中国人不能吃大米,否则就要杀全家,今天我们却给他们树碑立传,这是怎样的背叛?

“拆碑体现了民意,它不是领导意志,而是发自人们内心,它将被载入史册,未来的20年,学者们将会不断提起这一事件。”方军说,“因为,它传达了这样一个声音:中国人是有情感底线的。”

为何拆得如此鬼鬼祟祟?

“开拓团碑”虽然拆掉了,但公共部门的表现,却令人遗憾。作家余戈表示:“拆固然是正确的,但拆的方式,可以做得更好。”

余戈认为,“开拓团碑”事件中,最大问题是历史认知问题,在我们历史教育不足的前提下,类似误会带有普遍性,如果能坦荡地面对,通过发布会向大家做一个解释,不仅可以挽回形象,赢得喝彩,而且能促使大家深入了解那段历史,成为一堂传播正确历史知识的补习课,这样,坏事反而变成了好事。

“这个碑最大问题在于表述错误,它的墙体是无辜的,如果请历史专家重新书写,则50万的投入还可以继续利用,不会变成一堆垃圾。”余戈说。

遗憾的是,因为怕承担责任,相关部门蠢事一件接着一件,永远选择的是最差的解决方案。

余戈认为,“如此糟蹋纳税人的钱,不解释,不道歉,这就开了一个恶例。如此鬼鬼祟祟,无非是只看到自己的责任,没看到更大的责任,对此不深刻地去检讨,那么,类似的蠢行还会被重复,在今天,权力机构最终要面对信息时代的挑战,最终要放下身段来和普通民众交流,这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不能苛责砸碑志愿者

在“开拓团碑”事件中,5名志愿者砸碑的行为引起了巨大争议,余戈认为,不应苛责。

首先,5人的“度”把握得非常好,使用的是油漆和小号钉锤,对墙体无法造成破坏,这不过是一个象征性举动,表达否定的含义。

第二,在相关机构不作为的前提下,老百姓用行动表达意见,也属无可奈何。

第三,不能夸大5人行为,不能和“文革”中的“打砸抢”混为一谈,“打砸抢”是无目的、面对平民、自上而下的,而5人表现得既不狂热,也不激进,他们没有破坏近在咫尺的其他墓碑。

“如果大家都坐而论道,又能改变什么?”让余戈惊讶的是,许多网友质问这5人为什么不去劫郭美美,偏偏要对墓碑下手,认为这是一种投机行为。

“如果你对现实情况不满,你为什么要逼别人出面?你自己在做什么?”余戈反问,“这是一种劣根性,我们自己不敢见义勇为,看见别人做了,反而说三道四,别人站出来,却说那是他的义务,还要让他负担更多的东西。我们都在批评公共部门不作为,他人不作为,可你自己作为了吗?”

相比之下,日本普通公民却有着强烈的作为意识,比如松岗环,退休前是小学教师,她无意中了解了“南京大屠杀”,以后多次往返中日之间,一直在做相关研究,成为专家。在“开拓团碑”附近,是日本岩手县一位老人的墓地,他是个普通农民,因“开拓团”遗孤中岩手县人颇多,老人知道中国人当年的义举后,志愿到中国来种菜,传播农业技术,最终长眠于中国。在内蒙古,日本公民帮助中国人种树的故事,更是脍炙人口。

“所谓的公民,就是要能站出来,勇于作为,可我们很多人正好相反,看见别人受关注,马上冷嘲热讽。”余戈说。

对公共知识分子感到失望

“开拓团碑”事件中,最令人失望的是公共知识分子群体一片沉默,少数肯站出来的,却罔顾事实,为“开拓团”辩护。在新浪微博上,一名自称吴祚来的“学者”甚至发出了“有爱就是娘”的高论,言外之意,只要有爱,国族认同便不再重要。引来网友质疑:难道奶奶、夫人、爸爸不爱你吗?他们都是娘?

余戈表示,在此次事件中,对公共知识分子们的表现,感到痛心。

首先,他们混同了国家与政府的区别,为了和政府之间保持批评的距离,便不顾国家利益受伤害,刻意疏远对国家的情感。

第二,爱惜羽毛,怕被人看成是不理性,便故意躲避相关话题,总之,他们永远理性,永远正义。

“许多教育程度不高的网友,国家认同感反而强烈,而所谓的话语领袖,却各有各的小算盘,如果不是这一事件,我也没想到我们的共识基础已经动摇到了这种地步,实在让人担忧。”余戈说。

更值得担忧的是,网上意见的激烈对立,表达越来越情绪化,矛盾越来越尖锐。余戈认为,在今天,只要智商能认识三以上数字的人,就应该知道这世界不仅仅是“民逗”和“五毛”组成的,不能非此即彼。

“我们应凭着良心、理性去判断,对于错的,要有勇气去批评,但对于正确的,也应该有勇气去肯定。”余戈说,“我们常说,历史不能选择性记忆,不能功利性认知,在现实中,我们也应坚持这个基本原则。” 陈辉/文

本文引用自:bjl在线 | http://www.hfmzx.com/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

衢州资讯网平台使用情况意见反馈 热线电话:0535-6690002 责任编辑: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http://www.jsluy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衢州资讯网

衢州资讯网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