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州资讯网

新闻

首页 > 体育 > 篮球公园 >> 正文

中天能源1.45亿募集资金无法归还 还美军基地有7亿8月份待还

发稿时间:2019-05-12 16:50:33 来源:百度新闻

中天能源1.45亿募集资金无法归还 还有7亿8月份待还 2019.05.12 16:45:37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1.45亿都还不上,8月的7亿怎么还?中天能源面临重大变故

来源:富凯财经

一则“无法按期归还募集资金”的公告,将中天能源资金链紧绷的局面进一步明朗化。中天能源还存在大量逾期未偿还债务,很可能存在无法在正常的经营过程中变现资产、清偿债务的情况。

1.45亿元募集资金无法归还

还有7亿元8月份待还

中天能源2015年通过借壳长百集团上市,主要业务为生产和销售天然气。借壳上市后,原本业绩稳步增长,却在2018年因为现金流紧张等问题,业绩突然下滑。如今,闲置利用募集资金补充流动性的这条路也将要走不下去了。

去年的5月10日,中天能源董事会决定使用不超过1.45亿元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原定使用期限为6个月时间,而半年过后,中天能源流动资金依然紧张,再续用6个月。如今,期限已到,中天能源未将1.45亿元资金归还至募集资金银行专户。

据悉,中天能源借壳上市后分别在2015年和2017年通过非公开发行的方式募资7.4亿元和23亿元,现在这笔逾期未还的1.45亿元就来自于2015年的募资。公司曾多次使用闲置的募集资金补充临时流动资金,大多都如期归还。除此之外,2018年8月,中天能源还使用了高达7亿元的闲置募集资金补充流动性,还有不足3个月就要到期。

从信息披露的情况来看,截至2019年5月7日,中天能源募集资金账户余额为1.29亿元。其中,部分募集资金专户被法院冻结。也就是说,中天资源继续靠闲置募集资金临时补充流动性这条路也要走到尽头了。

在资金链紧张的状况下,中天能源无法偿还债务,以至于诉讼缠身,控股股东所持股份被冻结。截至5月9日,公司控股股中天资产持有的16.04%的股份,已被司法冻结。

上市公司使用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的行为很常见,一则募集到自家口袋里的钱,用来救急也在情理之中,二来募集的钱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用来购买银行理财赚点利息。这有利于提高募集资金的使用效率、降低公司运营成本,满足上市公司业务增长对流动资金的需求。

但是,监管对于募集资金的使用也是有限制的。

根据《上市公司监管指引第2号——上市公司募集资金管理和使用的监管要求》显示,上市公司募集资金原则上应当用于主营业务。除金融类企业外,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不得为持有交易性金融资产和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借予他人、委托理财等财务性投资,不得直接或间接投资于以买卖有价证券为主要业务的公司。

对于超募的资金,可以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和归还银行借款的,但应当经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审议批准,并提供网络投票表决方式,独立董事、保荐机构应当发表明确同意意见并披露。上市公司应当承诺在补充流动资金后的12个月内不进行高风险投资以及为他人提供财务资助并披露。

那么,万一用来临时补充流动性的募集资金还不上怎么办?截至发稿,中天资源还未给出答案。但是也有专家提醒,要警惕上市公司将募集资金改变用途,永久性补充流动资金。

2018年由盈转亏8.01亿元

大笔计提资产减值遭上交所问询

中天能源2018年业绩大变脸,公司曾预告,2018年归母净流利润约3000万元知至3500万元。而实际上,中天能源2018年净亏损8.01亿元,上年同期盈利5.26亿元,营业收入为34.2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47.24%。

会计师事务所对中天能源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认为中天能源现金流紧张,以致可供经营活动支出的货币资金严重短缺,由此造成大量逾期未偿还债务,存在很可能无法在正常的经营过程中变现资产、清偿债务情况,以至于对其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

而在此之前,中天能源的业绩不可谓不靓丽,2015年至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9.8亿元、36.4亿元、64.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84亿元、4.35亿元、5.26亿元。

2018年业绩地雷出现,是由于2018年公司受流动性风波影响,现金流紧张,导致公司可供经营活动支出的货币资金严重短缺,严重影响业务,预计资产减值准备计提增加约53400万元;加拿大开采天然气销售价格在2018年持续走低,严重影响了油田开采业务,导致经济可开采储量大幅下降,预计折耗成本大幅增加约50900万元。

数据显示,中天能源此前对资产减值的计提都比较小,2015年至2017年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分别为828万元、3818万元、4472万元。2018年资产减值准备激增,也引起了上交所的注意。上交所发出问询函,要求其解释资金短缺与资产减值准备计提大幅增加之间的逻辑关系。

中天能源称,2018年上半年,公司资金比较充裕。2018年下半年,主要是市场经营环境发生了重大不利变化,尤其是金融去杠杆,正处在扩张期,公司的资金链几乎断裂。

另外,中天能源的供应商以及客户等均受大环境影响,也都出现了资金短缺导致供货不及时,客户回款不及时,再加上公司的资金链出现问题,正常经营均出现异常,故发生了资产减值迹象,所以需要大幅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子公司无锡东之尼燃气有限公司出现亏损,也是造成商誉出现减值的原因。

上交所还质疑其是否存在减值计提不充分的情形,本次是否存在一次性计提以进行财务大洗澡的行为,该会计处理是否足够审慎。

中天能源予以否认,还表示,为解决营运资金以尽快恢复公司相关的营运业务只能寻求重组,重组方铜陵国厚天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已于2019年3月正式托管公司。

3月6日,中天能源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拟将其持有的约2.56亿股、18.7%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全部委托给铜陵国厚天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公司第一大股东变更为国厚天源,实控人变更为李厚文。公告显示,国厚天源将通过纾困债券、设立纾困基金等方式,为中天能源在相应产业板块的建设经营提供流动性支持,化解其金融债权债务纠纷,帮助企业尽快脱困。

据了解,国厚天源背后的股东包括重庆国际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国际信托的股东中又包括同方股份、中国人寿、安徽省国资委等;财政部和社保基金共同持有的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其他知名资本方还包括王健林、王思聪父子,用友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文京等人。

责任编辑: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订阅手机青年报

衢州资讯网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3号 京|ICP备113号-17 京公网安备113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