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今天我们如何理解关联交上田秀明易

今天我们如何理解关联交上田秀明易

2019-05-12 06:21:05来源:百度新闻
condguessing)。

但若董事会不能证明在决策中是中立的,特别是多数董事与决议事项有利害关系时,发达国家法律规则一般就要求董事会需要证明董事会决策“完全公平”。这种证明的难度很大,实际上也是为了倒逼董事会在程序上做到利益中立。

董事会决议的本质是一群代理人在提委托人决议,所以对程序的要求较严格。而股东会决议的本质是利害关系人自己在决策,所以司法审查的标准可以更低,考察重心放在股东会本身的召集召开程序即可。除了公司为股东担保的特殊法定情形或各公司自己章程规定的情形外,股东无需回避关联交易的表决。本来,多数股东凭借“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强行通过对自己有利的决议,亦非不可,“司法解释五”实际上授权法院独立事后审查董事会、股东会决议通过的关联交易是否公平、是否损害公司利益。这会带来诸多复杂的问题

其中最核心的就是法院适用何等标准来审查的问题。如果是“完全公平”规则,那对被告的压力极大,亦不甚可行。一是是否实质公平,需要结合具体的商业背景分析,存在很大的见仁见智的空间,司法者来事后考察的难度很大。二是如前所述,董事会决议(更不用说股东会决议)本身就是一个利益分配的行为,多数派存在“合理压制”少数派的合法空间,这与多数派投入了更多的资本、承担了更多的风险的事实具有一致性。

展望:滥诉的风险与公司的防范

在发达国家,很多公司诉讼的目的本身并不在于胜诉,而在于通过诉讼风险逼迫对方和解退让。“司法解释五”实际上允许中小股东把任何关联交易都拖入实质审查阶段。原告起诉门槛亦不算高。对有限责任公司,可以是任何股东。对股份有限公司,可以是连续180日以上单独或者合计持股1%以上的股东。所以一方面,中小股东对公司符合程序的不当关联交易可以有更强的监督震慑手段,另一方面,也不能排除中小股东对公司关联交易的无理取闹或要挟敲诈。

据了解,“司法解释五”快速出台的一个背景是为了通过强化中小股东权益,而提升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中我国的排名。但营商环境要求的本质仍然应该是服务营商、服务公司整体利益,所以司法者不能也不会僵化适用这一规则。

首先,提起诉讼的中小股东应保持立场一致,即一名股东若未曾在股东会决议时明确反对一项关联交易,也就不能在事后翻转立场起诉该交易,除非他能证明自己在股东会表决时被胁迫或欺诈了。

其次,除了多数参与表决的董事存在利益关联的情形外,法院应审慎使用完全公平规则来审查董事会决议,更应克制将之使用在股东会决议上。

而公司董事会、控股股东也应当在保障董事会、股东会决议的程序正义方面多下功夫,包括严格遵守召集召开的通知等义务的时限要求、会前会中切实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特别是关联交易的潜在负面因素,增强决议前各利益主体之间的沟通审议过程等,说明交易对公司的影响等;若对决议通过有把握,关联股东及其提名的董事不妨回避表决,以尽量降低法院事后认定关联交易损害公司利益的风险。

最后,原告股东或法院都需要具备从整体环境思考的商事思维,不能过于孤立地看待一项交易的得失,也不能从事后尘埃落定之际的结果,来简单倒推事前应当做出某种决策的必然性。相关条款的适用应符合侵权责任法和公司法的一般规则。不服气的股东,其实还有一些退出公司的权利。而自作聪明的司法干预,对营商环境的破坏就更大。

(缪因知系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经济观察报管理与创新案例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 位置: 首页 > 游戏 > NBA游戏 责编: ]
阅读剩余全文(